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财经 > 经济观察家 > 正文

大学之道/美供应链危机波及全球\智本社社长 清和

2021-10-23 04:26:24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图:全美卡车司机的空缺高达六万人,这类工作替代性相对较弱,不容易找到工人,大货柜卡车司机从考试、拿证、培训到上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。

  近期一项针对全美食品杂货店的调查显示,16%的饮料、14%的休閒零食、13%的冷冻商品已经出现缺货。美国总统拜登在当地时间13日宣布,继长滩港后,洛杉矶港也实行每天24小时、每周7天的全天候运营模式,解决港口货物积压问题。美国供应链紧张的原因是什么?当前的供应链紧张会引发全球供应链危机,导致全球性缺货和大通胀吗?

  去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后,各国纷纷关闭国门和限制出行,全球供应链遭遇重创。今年上半年,各国经济逐渐复甦,全球供应吃紧,国际航运价格大涨,集装箱严重短缺。但到了下半年,除了美国,全球主要国家的供应逐渐恢复,进出口吞吐量趋于稳定和平衡。换言之,如今全球主要国家的供应链虽然处于偏紧状态,但不至于发生供应链危机。

  刺激消费 进口压力增

  为什么美国供应链如此紧张,甚至出现货物短缺?直接的原因是,自从美国爆发疫情以来,美国的进出口吞吐量一直没能恢复平衡,甚至持续恶化。

  根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数据,今年以来,德国、加拿大、西班牙等国家的进出口吞吐量基本上恢复平衡,进出口供应链相对稳定,但美国的进出口吞吐量严重失衡。从2020年下半年到今年7月,休斯敦港、弗吉尼亚港、长滩港的进口集装箱吞吐总量持续大于出口集装箱吞吐总量。如今,这一差额已接近三倍。这也直接导致了全球航运和集装箱的效率下降,货船抵达美国三大港口卸货后空船返航,大量集装箱堆积滞留在美国。货船和集装箱周转率下降,导致航运价格和集装箱租赁价格大涨。

  究其原因,主要是美国疫情以来的进口量持续大于出口量。与之契合的是,中国的出口量持续大于进口量。

  疫情爆发后,美国的产能供给受到约束,大量商品依赖于进口。2021年1至5月,美国进口总额为11365.47亿美元,出口总额为6967.946亿美元,贸易赤字达到4397.524亿美元。由于中国实施“清零”政策,国内疫情控制得好,制造工厂开足马力给世界供货,对美出口量大增。2021年上半年,中美之间货物贸易总额达到了2.21万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同比增长了34.6%。其中,中国对美国出口额1.64万亿元,同比增长了35%,再创新高;从美国进口5706.5亿元,顺差超过1万亿元。

  截止到今年6月,美国海港已经接收313.9939万批中国进口产品,中国在美国海运进口业务中所占份额达到42%左右,但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货物量远远低于这个数据。中美两国的贸易失衡长期存在,在疫情及经济复甦期间持续扩大。这大大降低了全球航运网络的效率,主要是中美之间的货船和集装箱的周转率下降。

  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是,在新冠肺炎疫情及出行禁令之下,拜登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扩张扭曲了市场价格,经济不均衡复甦,供需严重失衡。

  第一个不均衡是供需的不均衡。拜登的纾困方案给美国家庭发放了大量的补贴,大大刺激了市场需求。美国经济正处于弱就业复甦状态,家庭消费依然旺盛,这就是财政刺激的结果。然而,疫情禁令又限制了供给,美国本土工厂无法无力开工满足市场需求。

  第二个不均衡是消费市场的不均衡。美国家庭增加了电子、汽车、玩具、厨具、零食等消费,而这些商品大量依赖于中国制造。今年上半年,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商品主要是机械及电气、杂货、金属、纺织品、塑料和橡胶。其中,前三大类别共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量的53%。

  干预政策导致供需失衡,最终结果就是下游市场供不应求、进出口失衡;中游供应链紧张;上游资源、能源、人力供给不足。当前,美国供应链紧张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人力不足。其中,美国卸货工人和卡车司机不足,货到港口无法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配送。如今全美卡车司机的空缺高达6万人,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,7月美国的仓库空缺职位达到49万人。

  劳动力短缺导致港口货物大量积压,三大港口出现大堵船,集装箱堆积如山。美联社数据显示,目前仅在洛杉矶和长滩两大港口停靠的船只总数已超过60艘,另有80多艘还在港口外等待靠岸;轮船在洛杉矶港的平均停泊时间已经延长至11天以上,创下纪录。据说,沃尔玛就有110万标准箱的货物已经抵达美国港口但无法顺利卸货。

  大派福利 加剧缺工

  什么原因造成了美国劳动力短缺?目前,美国工人失业与劳动力短缺同时存在,劳动力短缺属于结构性短缺。其中原因复杂,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一、出行禁令和交际限制了劳动力供给。目前很多州正在解除禁令,但劳动力重返岗位需要一个过程。

  二、家庭财政补贴对劳动力供给的牵制可能存在。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较大幅度提高了社会福利,拜登政府又大派“红包”,这可能减缓了劳动者重返岗位的紧迫感。

  三、财政刺激引发劳动力供需失衡,尚未从疫情中复甦的终端服务市场存在不少失业,但需求拉动强劲的建筑、运输、港口等市场出现劳动力短缺。

  综合来看,全球供应链尚未从疫情冲击波中恢复过来,全球商品与资源供应还处于偏紧状态。不过,美国供应链紧张的突出问题,更多源自拜登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扩张──需求拉动引发的结构性扭曲,从终端迅速传递到上游,冲击了全球供应链。

  市场人士担心,这轮美国供应链紧张延续多久?是否引发全球性的供应链危机?我们需要关注需求与供给两端的情况。

  临近圣诞节和新年是欧美国家备货的高峰期,需求端可能还会增强。只是当前拜登政府面临社会支出法案、新财年预算和债务上限三大考验,在突击花钱方面不得不更加谨慎。近期为了避免技术性违约,国会批准了包含4800亿美元的临时支出法案,但这一法案只能让美国联邦财政支撑到12月3日。同时,各州政府也在削减家庭补贴额度。因此,偏刚性需求年底前无法得到缓解,而财政刺激制造的需求量正在被削减。

  商品、航运的价格上涨会否刺激中上游供给量增加?这需要看供给弹性。如果中国能够持续控制好疫情,商品供给弹性会很强;如果欧美国家及印度等亚洲地区的疫情得到控制,矿厂、制造工厂开工率上升,商品供给也会增加。

  目前供给弹性偏弱的链条集中在国际航运市场,包括集装箱周转率低、能源短缺和工人不足。其中,集装箱周转率低可以通过集装箱供应量增加来弥补,因此集装箱的供给弹性相对较强,但全球性能源短缺,化石能源的供给弹性受到抑制。随着寒冬来袭,能源需求上升,能源价格可能还会维持高位,这将抬高国际航运成本。美国的能源供给情况可能要比欧洲稍微好一些,美国的页岩气供给弹性较强、供给规模大。

  当前,美国供应链供给最弱的环节在于港口运输工人和仓库工人上。其中,港口仓库工人和卡车司机的空缺岗位多,这一类工人操作专业设备,替代性相对较弱,并不容易找到工人。尤其是大货柜卡车司机,从考试、拿证、培训到上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。

  因此,从供给弹性的角度来看,美国进口商品供应链呈现漏斗状:中国制造的商品弹性足、供应量大,国际航运供给能力缩小,美国三大港口的供给能力狭窄,整条供应链卡在了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弱弹性上。

  除了财政刺激外,破解供需冲突另外一个关键变量是疫情的控制和禁令的解除。如果全球疫情得以控制,美国各州解除出行禁令,供给与需求的不均衡,以及消费市场的不均衡,都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缓解。美国本土、欧洲及亚洲其他地区的商品供应增加,可以扭转进出口吞吐量严重失衡的状况,提高货船和集装箱周转率,全球供应链压力得以缓解。

相关内容

点击排行